快捷搜索:

我秦唐帝国又多一尊宗秦政开心的大笑起来林天

 宁奇微微一笑:“因为,我不会输。”
 
    强大的自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众人仿佛眼前坐的不是一位三星大斗师,而是一尊斗皇!如此自信,绿柳自愧不如。
 
    不过事实也证明,宁奇的炼丹术,比段林书强太多,绿柳甚至怀疑,宁奇恐怕距离炼丹宗师也不远了。
 
    实际上,宁奇就是炼丹宗师,他没有主动的说过,而外人也先入为主,认为他只是炼丹大师,就算是绿无常三人,也没朝这方面想,再加上宁奇也没炼出过炼丹宗师才能炼制的丹药,所    
    以一直没人发现这一点。
 
    “少爷,有个公公在门口。”
 
    赵二快步跑了进来,禀报道。
 
    “公公?”
 
    宁奇站了起来,众人一起走到门口,就见林天带着几个小太监,微笑的看着他们,眼神扫过绿柳的时候,他还微微点了下头。
 
    “宁奇接旨。”
 
    林天朗声道。
 
    众人微微躬身。
 
   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宣宁奇进宫面圣,钦此。”
 
    圣旨很短,林天宣读完后,朝宁奇笑道:“宁大师,恭喜恭喜,能得到皇上面见的年轻人不多,一只手能数的过来,看来以后你的成就,绝不下于冠军侯了。”
 
    “冠军侯?若不是老太爷,就他的脑子跟资质,怎配当一个侯爷。”宁奇笑了笑,毫不掩饰对宁洪天的鄙视。
 
    众人都知道宁洪天跟宁奇的关系势如水火,所以莞尔一笑,如果宁奇是以前说这句话,可能还会有人嗤之以鼻,但如今,却一语成谶,真要算起来,估计宁奇的影响力,已经超越了冠军侯宁洪天了。
 
    林天笑道:“俗话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是金子,总会发光的。”
 
    “林公公过奖了。”
 
    宁奇笑道。
 
    林天微笑道:“那宁大师,这就跟咱家走吧?”
 
 第九十四章 讨价还价
 
    皇宫,宁奇还是第一次进。
 
    不过他却表现的很淡然,让暗中观察他的林天心中微微点头,一路上遇见的太监,宫女,纷纷对林天恭敬的行礼,同时有些好奇的扫了宁奇一眼,心中暗自猜测这是哪家的子弟,竟然能与林公公并肩而行?
 
    快到皇帝书房的时候,林天突然道:“宁大师,不知你何时开始炼制异斗丹,能否给咱家留下一点?”
 
    宁奇笑道:“等绿柳姑娘的灵草一到,我就开炼,我留一成丹药给林公公。”
 
    林天眯着的眼睛闪过一丝喜悦之色,越看宁奇越顺眼,他微笑道:“那就有劳宁大师了,宁大师这边请,皇上在书房里等着你呢,咱家就不进去了。”
 
    书房门口,站着两名巅峰斗王级侍卫,目光锐利,即使知道宁奇的身份,他们还是例行检查了一下宁奇,看看他身上有没有带着凶器,随后才放宁奇进了书房,秦政坐在龙椅上,低头写着什么,见宁奇进来,他抬头微笑道:“宁奇?”
 
    宁奇半跪道:“臣宁奇,见过皇上。”
 
    他身兼县男爵位,对皇上称臣也没有逾越。
 
    秦政见宁奇没有端着炼丹大师的架子,不由得起身笑道:“爱卿请起!”
 
    “谢皇上。”
 
    宁奇起身道。
 
    秦政走到宁奇面前,打量着宁奇,而宁奇,则不卑不亢的看着秦政,双方互相打量。
 
    秦唐帝国皇帝:秦政。
 
    等阶:六星斗皇。
 
    功法:地阶极品‘八荒神功’。
 
    武技:地阶极品‘镇皇拳’,地阶下品‘迷天步’,‘破天拳’,‘冥灵一指’。
 
    生命值:120000。
 
    秦政是宁奇至今为止见过的修为最强的高手!据他所知,对方也是秦唐帝国第一高手,此时给宁奇的感觉,山峙渊渟,深不可测。
 
    “你不怕我?”
 
    秦政微微一笑。
 
    宁奇笑道:“皇上不会害我,所以臣不怕皇上但尊敬皇上。”
 
    秦政哈哈一笑:“的确,朕不仅不会害你,还会重用你,你这次跟百草宗段林书斗丹,以压倒之势赢下他,大大给朕长了脸面,也让别人知道,我秦唐帝国出来的炼丹师,不会弱于百草宗,所以,你说朕该如何赏赐你?”
 
    宁奇道:“皇上若是要赏赐臣,臣希望能有一个比冠军侯还要大,还要威风的爵位,好光宗耀祖。”
 
    秦政似笑非笑的道:“朕知道你与洪天关系势如水火,但你们始终是父子,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慢慢沟通吗?”
 
    宁奇道:“臣跟他没话说,其实皇上,您把冠军侯给这种庸才,实在是浪费资源,不如让老太爷再当回冠军侯,贬宁洪天去边疆好了。”
 
    他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对宁洪天的厌恶,这一点,倒是让秦政的心中略显舒服,他莞尔一笑:“朕就算是皇帝,也不可儿戏般的处置一个侯爷,所以此事不必再提,不过朕现在可以封你一个伯爵,等你哪天成了炼丹宗师,朕给你个侯爵也无妨。”
 
    宁奇闻言,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。
 
    秦政见状,眉头微微一皱:“怎么?伯爵也不满意?秦唐帝国伯爵也只有区区三十几人而已。”
 
    宁奇道:“皇上您误会了,臣不是不满意,臣只是在想,皇上说的话可是真的?臣要是成为炼丹宗师,皇上就给臣一个侯爷当一当?”
 
    秦政眼睛一瞪:“君无戏言!”
 
    宁奇哈哈一笑:“那臣已经是炼丹宗师了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秦政脸上闪过一丝震惊,随后立即掩饰起来,他严肃的看着宁奇,道:“你可知道欺君之罪,该如何处置?”
 
    宁奇道:“臣不知,臣没有欺君。”
 
    “你真的已经是炼丹宗师了?”
 
    秦政还是不敢相信。
 
    这么年轻的炼丹宗师,别说秦唐帝国,就连百草宗里都没有这等人物吧?
 
    宁奇点点头:“千真万确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好!我秦唐帝国又多一尊宗师!”秦政开心的大笑起来,林天站在门外,听到秦政的笑声后,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,看来皇上很喜欢这个小子。
 
    “那皇上刚刚所说……”
 
    宁奇搓着手,笑眯眯的看着秦政。
 
    “君无戏言,不过你得证明给朕看,你真的是炼丹宗师才行。”
 
    秦政笑道。
 
    宁奇摊摊手:“臣也想证明,若是皇上能给臣一个只有炼丹宗师才可以炼制的丹方,臣就能证明了。”
 
    “小滑头。”
 
    秦政看着宁奇,笑着摇摇头。
 
    虽然他是一国之君,但让他拿出如此丹方,他也是拿不出的,不过想到宁奇之前连续炼制一千颗养灵丹,一次都没失败,如今也豁然开朗了,这已经足以证明宁奇八九成就是炼丹宗师,只是之前没人会朝这方面细想。
 
    “这样吧,一个月后,你交给我一百颗异斗丹,朕到时候就诏告天下,你为炼丹宗师,封你为‘神丹候’。”
 
    秦政道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